珠峰拥堵多人丧生 8000米死亡地带现“拥堵”

国内 2019-05-27 08:4862未知admin

珠峰8000米“拥堵” 排队登珠峰 拥堵致多人死亡

这张照片拍摄于素有世界屋脊的珠穆朗玛峰,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可以看到登山者排成的“长龙”蜿蜒在通向顶峰的狭窄山脊上。有网友感叹,这可能是海拔最高的“交通拥堵”了。

随着天气转暖,5月以来,巍峨耸立的珠峰迎来了登山热潮,出现了大排长龙的景象。为登顶,许多登山者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排队3小时。

据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由于等候时间过长,消耗体力过多,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加之高寒和缺氧,迄今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踪。仅在珠峰南坡就有7人丧生。仅5月23日一天就有3人丧生。

事故频发 日本登山家命丧珠峰

都说无限风光在险峰,想征服高山峻岭,光凭勇气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具备经验、耐力等多重因素,即便是有丰富经验的登山家,在征服珠峰的路上也屡屡受挫,甚至葬身于此。去年4月,日本登山家栗城史多第八次挑战攀登珠峰,结果中途遭遇山难不幸遇难。

栗城于4月17日从日本出发前往尼泊尔,4月27日抵达珠峰大本营,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原定于本月21日正式开始登顶珠峰,但他在当天清晨因身体不适离开团队独自下山,后被发现时已经去世。

栗城今年35岁,曾以单人无氧方式攀登世界六个大洲的最高峰。所谓单人无氧登山,是指登山者不借助他人帮助、不携带氧气瓶登山,是最艰难的登山方式之一。

虽然征服了世界六个大洲的最高峰,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但栗城在攀登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时却屡屡受挫。这是2009年,他第一次登顶失败。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鼓励人们热爱运动,栗城经常对登山活动进行网络直播。2010年5月,栗城在攀登尼泊尔境内海拔8091米的安纳布尔纳峰时,曾遭遇雪崩,这危险的一幕也被他用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最终,栗城成功脱险。但仅3个月后,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也就是2010年8月,他又再次启程,这次他将对珠峰发起第二次挑战。

令人遗憾的是,一直到2017年,他共七次向珠峰发起挑战,都没有成功登顶。其中,在2012年进行的挑战中,栗城在位于海拔8200多米、气温达零下20摄氏度的雪坑中被困两天,因冻伤失去了九根手指。仅剩一根手指的他又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三年尝试无氧登顶珠峰,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也均以失败告终。

登山者经验不足 资质审核不严

每年5月中旬至下旬,由于天气较好,被视为珠峰的“黄金冲顶期”。然而,如今向着珠峰前进的登山者队伍中,大多数“登山客”都不具备足够的高山经验,珠峰拥堵多人丧生让这项运动的风险进一步升高。

据尼泊尔旅游部门公布的数据,仅2017年,尼泊尔政府共发放373份登山许可证。一些职业登山家发现,攀登珠峰的活动中掺杂越来越多的娱乐味,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一些甚至从来没爬过山的人都跃跃欲试。而一些不负责任的登山公司则不论客户是否有资质,都一律接待不误。

高海拔登山 缺氧考验严峻

登顶珠峰,是勇敢者的游戏,也是登山者的冒险。珠峰海拔超过8000米时,就意味着进入了“死亡地带”,极寒和缺氧,使得人类几乎不可能存活超过48小时。那么,在高海拔,缺氧对人体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大多数攀登珠峰的人在攀登到约7000米的高度时,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开始使用辅助供氧。在约8000米以上,几乎所有人都要使用瓶装氧气,包括大多数夏尔巴向导。

在珠峰顶峰,空气十分稀薄,每次呼吸所获得的氧气不足在海平面时的三分之一。

温和的高原反应症状包括:疲劳、恶心、头疼眩晕、入睡困难等。急性高原反应开始感觉像宿醉头痛和恶心,它可以发展为运动机能失控,混乱,脑部肿胀,肺部积水,珠峰拥堵多人丧生昏迷和死亡。甚至一些安然无恙下山的登山者,后来发现他们已经遭受了永久性的脑损伤。

高原反应症状与海拔高度有什么关系呢?

在1500米到3500米之间的高海拔,登山者会出现呼吸变快、加深,运动困难、疲劳、难以入睡、排尿增加等症状;在3500米到5500米的超高海拔,会出现缺氧症、无食欲、脱水等症状;而在5500米到8000米的极限海拔,会出现大脑混沌、肌肉无力、更易冻伤等症状;而在8000米以上,珠峰拥堵多人丧生是“死亡区”,人类无法长时间存活,身体会迅速损伤。

西藏体育局:严格控制进核心区人数

相关部门对进入珠峰核心区的相关事宜早有规定。2018年12月5日,日喀则市定日县珠峰管理局发布的《公告》:普通游客最高只能到达距离珠峰大本营下方2公里外的海拔5150米的绒布寺。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还规定,从2018年开始,专业登山队员和满足条件的探险爱好者,珠峰拥堵多人丧生每年进入珠峰核心区的人数应被严格控制在300人左右,而且仅限春季登山,别的季节是不能进入珠峰核心区的。

尼泊尔政府:禁止单人攀珠峰

位于珠峰的南坡一侧的尼泊尔,为了保证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安全,降低登山死亡率,在去年一月就明文规定:禁止独立攀登者攀登珠峰以及其国家境内的其他的高峰,此外,珠峰拥堵多人丧生规定里还禁止双腿截肢的残疾人和盲人登山者进行攀爬。外国登山者必须在一名向导的陪同下进行登山。

攀登珠峰有风险 挑战极限须理性

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探险家埃德蒙-希拉里和尼泊尔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首次登顶珠峰。如今,60多年过去了,攀登珠峰早已不是职业探险家和专业登山者的专属运动,越来越多的业余爱好者来到珠峰,圆心中的“世界最高峰之梦”。但是,越来越低的门槛也让一些业余登山者忽略了高风险性,葬身于此。

专业人士警告,登顶珠峰,业余人士还是应该结合自身体能,珠峰拥堵多人丧生理性对待,量力而行。

随着天气转暖,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迎来了登山“旺季”。但没想到,因为登山者众多,8000米海拔的“死亡地带”竟也出现了“人山人海”的拥堵景象。不少网友感叹,这可能是海拔最高的“交通拥堵”了。不幸的是,因为排队时间过长,不少登山客因体力消耗严重,不敌严寒缺氧而死。

提起珠峰,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叹为观止的美。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不论是皑皑白雪下的冰川雪山,还是阳光下泛着微蓝的山脊线,这片被喻为“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的地方,不知点燃了多少人迈向远方的梦想。不过,由于海拔高、环境恶劣,珠峰也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峰之一,尤其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随处可见遇难者的“衣冢”。

如今,随着物质条件不断提高、运动设备愈发先进,攀登珠峰已非不可想象之事,不仅一些职业探险家和专业登山者多次成功登顶,越来越多的业余爱好者也跃跃欲试,珠峰拥堵多人丧生登山人数呈现大批量增长态势。这不,今年春天就出现了排队登珠峰的“奇观”,让人大跌眼镜。

需要看到,攀登珠峰摩肩接踵,除了不少驴友盲目从众,也与相关资质审核不严有关。早在2018年,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部门就划出红线,要求每年进入珠峰核心区的人数应被严格控制在300人左右。与此同时,位于珠峰南坡一侧的尼泊尔也出台了类似规定。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近些年户外探险直线升温,在庞大利润的诱惑下,一些不负责任的登山公司不论客户是否有资质,一律接待不误,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以至于登山人数远超合理容量。特别是珠峰的黄金冲顶期只局限于5月中旬至下旬,一旦人员冗余,短暂的窗口期必然会出现排队长龙,登山风险也水涨船高。

无限风光在险峰,挑战极限还需量力而行。众所周知,珠峰拥堵多人丧生攀登是户外极限运动的一种,攀登珠峰更是门槛极高、专业性极强、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的高危极限运动。虽说在装备的加持下登山风险大幅降低,但囿于变幻莫测的天气、随时而来的雪崩等高山极端气候,攀登珠峰依然危险重重,关于人员迷失或死亡的情况更是屡见报端。比如在去年4月,曾以单人无氧方式攀登世界六大洲最高峰的日本登山家栗城史,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就于其第八次挑战珠峰中遭遇山难而亡。专业登山家尚且如此,一个毫无相关训练的普通人仅因脑子一热就背上行囊、去圆“世界最高峰之梦”,后果可想而知。理性评估,量力而行,这样才能让自己在领略无限风光的时候保证人身安全。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每个人都有“诗和远方”的向往,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只是面对说走就走的冲动,我们更应该做好功课、理性评估,对人对己都是负责。

一张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照片23日在社交媒体上一发布就引起关注。照片拍摄者尼马尔·普尔亚在离珠峰不远的地方拍下这张照片。他估计当时等着登顶的有大约320人。珠峰拥堵多人丧生因为拥堵而发生意外伤亡,根据尼政府部门的统计,迄今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踪。尼旅游局局长阿查亚24日告诉记者,在珠穆朗玛峰南坡丧生的多达7人,马卡鲁峰3人,干城章嘉峰2人,卓奥友峰和洛子峰各有1人遇难。

这些意外情况的发生有些让人匪夷所思,其中多人死亡是因为“交通拥堵”。珠峰拥堵多人丧生由于这个季节天气变暖,近期气候也较为稳定,所以登峰人数较多,当登峰者行进到海拔八千米(被号称为死亡地带)左右时,由于人员拥堵而增加了身体负担,冻伤、缺氧和其他高原反应频发,导致部分人员丧生。

据了解,目前已经有地区体育等方面的领导前往现场处理该事宜,估计后续可能会执行应急性措施,尽量确保珠峰攀登人员的安全,减少类似事件发生。不过,就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珠峰拥堵多人丧生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攀登珠峰的目标都绝不会是去送上性命,所以我们还是建议朋友们能够慎重对待自己的极限挑战行为,征服固然能够满足一些人的内心需求和个人满足,但可能面对神圣的生命,我们也应该保持注重和珍视。至少,也要有更为完全的准备,而不是头脑发热,给个人和家庭带来伤痛,珠峰拥堵多人丧生给他人和社会带来困扰。


仔澄

仔澄 Copyright @ 2011-2018 仔澄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仔澄